最新中文字幕av专区-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最新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


脱狱者 第一日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kpp21.com

作者:花泽飞


有人说寂寞是一种清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在我寂寞的土壤里滋生出是希望
的幼芽,还是绝望的毒瘤,我不知道……


                               第一日

    我是林夕静,一名全职太太,与丈夫结婚已经两年,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丈夫在一家公司做白领,收入勉强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如果有了孩子必然会十
分拮据,我一边庆幸着没有怀孕,一边担心着家里脆弱的经济支柱会随时崩塌。

    丈夫平日里对我温柔呵护,温柔体贴,大家羡慕丈夫娶了我这样的一个大美
女,我的朋友也恭喜我嫁了一个如此体贴入微的男人。本来我不该抱怨什幺,只
是在做爱时丈夫也十分温柔恭敬,那种温柔让我几乎怀疑他是不是男人,那种礼
让和谦虚让我有时十分气愤,但又不能表现,毕竟他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我
的一切支出都要向他请示。

    我每天做饭洗衣,整理房间,将养我的丈夫伺候的无微不至,他的温柔谦虚
让我窒息难受。一天,社区的工作人员上门提醒大家,有在逃犯出现,请大家务
必小心,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刻报警。

    记得前几年也有这样的告示和通知,我也没太理会,在我去家里后院仓库时,
我发现了打翻的花盆,这几天总有夜猫到家里肆虐,想到这里心中原本憋闷的心
中变得更加气恼了。

    “这些该死的猫,早晚我要抓到你!”我气呼呼的走进仓库,迈步进去,刚
跨入一步,一股极大的力道搂住了我的脖子,将我一下拉到了门后的暗处,还未
等我喊出来,一只大手便捂住了我的嘴。

    “别出声,否则老子废了你,懂吗?”一个低沈而狠毒的声音从的耳后传来。

    “唔唔……”我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不停的哆嗦,双腿已经失去了力
气,根本不敢做任何挣扎,脑子想到的就是--逃犯?!!

    “吃的,哪里有吃的?我现在放手,你要是敢喊,我立刻宰了你。”

    我感觉脖子上被一把冰冷的利器架住,丝丝疼痛在皮肤上出现,极度的惊恐
让我无知所错,本想点头答应,可架在脖子上的利刃让我十分畏惧,等了好一会,
男人好像知道我不敢反抗,便松开了他捂在我嘴的手。

    “厨房……”我的声音极度颤抖着。

    “带我去!”男人压低声音吼着。

    我是怎样走到厨房,又如何告诉男人哪里有吃的,我全然不记得,我瘫软在
厨房的地上,本想脱离的我,双腿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
人在厨房里大嚼猛吃,他的食量惊人,吃掉了我做的剩余早餐,昨夜的剩饭,最
后又在冰箱里拿了几个生鸡蛋,喝了下去。

    “太太不上班吗?”男人吃完,慵懒的倚靠在竈台边,看了看我无名指上的
鉆戒,虽然丈夫没有财力买大的鉆石,但我手上的鉆戒依然十分明显。

    “呜呜呜……”我低声抽泣,擡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脸,一张清瘦黝黑的脸,
笔直的眉毛下一双狠毒的目光,口齿闭合时发达的咬肌,在他的双颊一鼓一鼓的,
要是随时可以把我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我刚撞上他的目光,我就立刻恐惧躲闪。

    “太太长得这幺美,整天呆在家里,太浪费了吧。”男人从竈台边信步向我
走来。

    “呜呜呜……”我惊恐的擡头看着男人,发现他解开了一个领口的扣子。

    “太太怕什幺,你知道我要干什幺?”男人的坏笑越笑越可怕,弯弯的嘴角
好像要将这个脸撕开一样。

    我低声抽泣,挪动身体向后退去,一边摇头,一边祈求的看着他,希望他想
要的不是我现在猜测到的。

    “摇头什幺意思?不要?你说出来,你说不要,我就放了你,嘿嘿嘿……”
男人蹲下身子,一点点向我靠近。

    “别……别过来,我已经让你吃饱了,你放过我吧。”我被逼到了墻角,已
经退不可退,我蜷缩着身体,像是一只饿狼嘴边的小鹿,哀鸣颤抖,惊恐无助。

    “让你开口,你就开口,太太你还真是听话啊,我现在肚子是吃饱了,可我
的老二还饿着呢,而且饿了好几年了,它已经饿疯了,我都能听到它在喊着要进
入太太的小逼里呢?你听不见?哈哈哈……”男人有些发疯似的自言自语。

    “呜呜呜……”我哭的更剧烈了,我知道自己如今已经难道厄运,注定今日
身体要遭受他人的玷汙。

    男人站起身,解开腰带,脱下了裤子,将外裤扔在了一边。我擡头一看,男
人的裆部耸立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红肿的龟头好似极度饑渴怪兽,在空中徐
徐点头,在寻找着它可口的猎物。男人蹲在,双手各握住我的一只脚踝,大力将
我的双腿掰开,男人大手好似铁钳一般,抓得我脚踝作痛。

    当我双腿大开,暴露出裙下的内裤时,男人鬆开一手,快速抓住了我的内裤,
猛力一扯,嘶的一下将我内裤扯的粉碎。

    “啊!!”我被男人利落兇猛的动作吓得大喊。

    男人凑近下体,双腿支开我的大腿,握手阴茎就準备插入。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手撑住了男人的胸口。

    “你活腻味了?!”男人回手拿起利刃,架在我的脖子上,目露兇光。

    “不是,我能……帮你擦擦吗?”我为难的指了指他勃起的阴茎,我发现他
龟头的冠沟里都是泥巴,而且阴茎的一些地方也沾了些乌漆嘛黑的东西,可能是
逃亡时顾不得太多你,弄得太狼狈了。

    “哦?太太……还有这份閑心?哈哈哈,好,伺候着!”男人大大咧咧的张
开双腿,等待着我的清理。

    我在旁边拿过几张湿巾,熟练的擦起男人的阴茎,因为平时和丈夫做爱后,
丈夫都很喜欢我帮他清理下体,所以这样的工作我一点也不陌生,反而轻车熟路,
十分娴熟。顷刻,我扔掉了几张黑黢黢的湿巾,男人的龟头、阴茎甚至阴囊和下
体都被我擦干凈了。

    “太太看来也很着急啊,擦的这幺快。”男人看了看自己的裆部,又看了看
我。

    “我……”听男人这幺一说,我反倒羞耻起来,自己何时如此不堪,竟主动
帮陌生男人擦拭下体,还做的如此细致娴熟。但回想,我又为自己在内心辩解,
如果那东西势必要进入我的身体,那为何不搭理的过当些,也避免我遭受更多的
痛苦,这样我不是很英明吗?对,英明……

    “支支吾吾什幺,快点,腿张开,还是我自己来?”男人玩弄着手中的利刃,
眼睛似睁非睁的看着我。

    我看着男人手中的寒光闪动,畏缩到墻角,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双腿,眼角的
泪水一行行流到了嘴角,鹹鹹的滋味十分苦涩。

    “真乖!”男人看我张开了双腿,身体凑了过来,手握阴茎,龟头便对準了
我的阴唇,龟头在我的阴唇间滑动了几下,好像在确认位置。

    我侧头不想与尽在咫尺的男人对视,也不想目睹自己被插入的一刻是多幺的
残忍痛苦,逃避并不代表可以不发生,一股极强的力道立刻破入了我的穴口,微
凉的阴茎瞬间塞满了我的阴道,那种扩张和鉆顶从未经历。

    “啊!”我吃痛娇喊。

    “我操,唔……真他妈爽!”

    陌生的扩张和鉆顶让我无法承受,我仿佛再次变成了那个未经性事的少女,
极大的痛苦让我双手紧握,借助握力,似乎可以减轻些痛苦,但等渐渐适应男人
的扩张后,睁眼才发现自己正紧握着男人的手臂。

    “太太,你老公的鸡巴是不是牙签啊,你这小逼这幺紧,我这插进都没敢动,
差点射了。”男人戏谑的目光中透着惊讶和嘲讽。

    我立刻鬆开了男人的手臂,虽然下体承受着夸张的扩张和鉆顶,我还是尽量
克制自己不去观察两人交合部位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

    “太太,你看,现在咱们两个贴的可够近的。”

    我听到男人的挑逗,侧头不愿看向自己沦陷的下体,可身体极为清晰的感受
时刻在提醒着自己,原本早有归属的私地已被侵占,那根粗长的阴茎已经取代了
丈夫的温热细软,在我身体里肆意的证明着存在感。

    “妈的,不是擡举,老子让你看,你就得看!”男人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将
我的头生硬的扭回来,把我的头压低,朝向我与男人交合的部位。

    我看到了,看得十分清晰,我张开的双腿间是男人贴近的下体,粗壮的阴茎
根部露在我的穴口外,我的两片阴唇早已被插入的阴茎撑得菲薄粉淡,我的阴毛
此时已经与男人的阴毛交织在了一起,难分彼此。

    “太太,让你知道什幺才是男人!”男人说完,松开我的头,双手抱起我的
大腿,身体开始拼命的耸动抽插起来。

    “啊……哎呀……疼……疼……啊啊……呜呜呜……”我立刻遭受到男人疯
狂的抽插,那粗壮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疯狂的来回抽动,硕大的阴茎剧烈的摩擦
着我的阴道内壁,阵阵疼痛难以言语,超深的插入让龟头不停的顶撞我的宫口,
我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腹中的脏器在剧烈摇晃颠覆着。

    天哪,这……这就是男人吗,这样的抽插太过剧烈,丝毫没有半点温热可言,
往日里丈夫的细心呵护让我无法承受这样野蛮的性交。

    “呜呜呜……疼……你慢点……疼……啊啊啊……救命啊……”下体的疼痛
向我全身蔓延过来,那种疼痛几乎想缓慢涨起的沸水,灼烧着我的身躯,即将漫
过我的脖颈将我溺死。

    男人撕下我的衣服,双手大力揉捏我的双乳,我感觉胸前被一股火辣辣的感
觉覆盖,我看着自己的丰乳在男人的手中夸张的变化着形状,有那幺一刻我认为
我的乳房已经被玩坏了。

    “太太,我……我要……”男人插着插着,突然面露难色。

    那样的表情我在熟悉不过了,每当我刚要进入兴奋状态时,丈夫就会早早射
精,而他射精前就是有这样的痛苦表情,射精?!我不要怀上逃犯的孩子,不要,
拼死也不要啊!!!!!

    我鼓起全身力气,拼命挣扎,但男人发现我开始抗拒他的最后沖刺,男人双
手便死死的扣紧我的双腿,下体一刻不放松的越插越快,无论我如何捶打他的胸
口臂膀,男人的双手就如铁钳般牢牢固定着与我交合的部位。

    男人脸上的玩味和得意让我更加恐惧,眼看他越插越快,眉目间越发挣扎,
我就越是心急如焚,我蓄积最后的力量朝他脸上打了一拳。

    “额!”男人一声低哼,停下了动作。

    我心中大喜,难道男人被我打倒了?看来这一拳还是有些力度的,总算是避
免了……哎呀!我突然感觉阴茎死死的插向我的阴道深处,宫口轻微的裂痛十分
清晰,而且粗长的阴茎已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随后,一股股滚烫的热流涌入
了我的子宫内,一跳,两跳,三跳,阴茎的搏动清晰无比。

    我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的力气也瞬间奔溃,所有的挣扎都停止了,就如同男
人戛然而止的抽插。我呆呆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男人慢慢起身,像是重新複苏的
魔鬼,淫邪的笑容正在取笑我的反抗,抽出的萎蔫阴茎已经告诉了发生的一切。

    也许不会怀孕的吧?同老公生活了两年,这一次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但
男人强有力的精流和惊人的精量,除了让我感觉沮丧绝望的同时,也让我十分震
惊,原来有些男人可以一次射这幺多,我几乎感觉自己的子宫都被住满了。如果
被住满是不是就更容易怀孕?不会,不会,事情不会是这样的,我拼命摇头想把
这种恐怖的念头甩出脑子。

    “哢嚓!”

    “哢嚓!哢擦!”

    我在绝望无助中惊醒,我看到男人正在用我的手机拍我,我想蜷缩身体,遮
挡自己的私密部位,可刚刚的挣扎消耗了我全部的体力,等我躲到墻角,男人基
本已经将我拍了个遍。

    “太太,你看看你有多骚!”男人将拍完的照片递到我眼前。

    一个漂亮的女人,躺在地上,双腿大开,阴毛被打湿,穴口更是一塌糊涂,
原本紧闭的阴唇变成了一个黑洞,浓稠的乳白色正从穴口流出,弄得臀部和大腿
根部到处都是,胸前裸露的双乳布满的通红的抓痕,一头秀发淩乱不堪,这,这
就是我吗?

    “要是你老公看到了,不是会不会像我这幺高兴?”男人拿着手机想我挥了
挥。

    “不要,求你了,千万别让我丈夫知道,求你了,呜呜呜呜……”我瘫软在
地上,痛苦的哭泣着。

    “不让你老公知道也行,我要暂时借住几天,你帮我做饭,顺便……嘿嘿嘿,
太太,你懂吗?”男人摸了摸自己布满胡茬的下巴,奸邪的笑着。

    “我答应你,只要你不让别人知道今天的事,我什幺都答应你,呜呜呜……”
我已经完全陷入了男人的魔掌中。

    “你老公几点下班?”男人看了看墻上的时钟。

    “……下午3点……”我想了想,犹豫的回答了男人。

    “那太不巧了,这幺早回家,那我只能做了他,然后把尸体藏在仓库……”
男人手里拿着利刃,在指尖上摆弄着。

    “不要,他回来很晚的,不是那幺早下班。”我立刻慌了神,连忙开口辩解。

    “妈的,跟我耍花样?”

    男人上前朝我的肚子给了一拳,我顿时感觉一阵剧痛,胃中翻滚,眼冒金星,
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口中也堵上了毛巾,我惊恐的看着男
人拿着一把钳子,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太太,虽然现在已经算是我的女人了,但我可不喜欢我的女人时时刻刻想
着害我,所以要立规矩,我以前的女优不是九个脚趾,就是九个手指,知道为什
幺吗?”男人拿着钳子在我的脸上慢慢滑过,那冰淩的金属感让我不寒而栗。

    “因为她们都不够忠诚,所以我拿走了她们私心,我相信,只要人失去一部
分,就会懂等一件事,所以咱们今天也立个规矩,你说脚趾,还是手指。”男人
朝着我的手比划着,又在脚上试了试。

    我吓得大哭起来,拼命摇头,连连求饶,可惜嘴被堵住了,什幺话都说不出
来,我拼命摇头,又拼命点头,希望男人能明白我不会再耍心机了,放了我吧啊,
我不想失去手指或脚趾啊。

    “什幺?脚趾?那好!”男人竟然弯腰,用钳子轻轻夹住了我的小脚趾,擡
头微笑的看向我。

    “唔唔唔……”我无法说话,我从未见过那幺恐怖的微笑,那笑容让我永生
难忘。

    “你有话说?”男人轻描淡写的说着,好像他手中的钳子夹得只不过是一根
鸡骨或是草干。

    男人摘下我口中的毛巾。

    “求求你,别剪,别剪,我不再骗你,不敢了,不敢了,求你,别剪,呜呜
呜……”我痛哭流涕,脸上布满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

    “真的,我能信你吗?”男人耐心十足的看着我。

    “能,能,我发誓,我不会骗你,你问我什幺,我都告诉你,都告诉你,呜
呜呜……求你别剪……”我已经快要疯了,疯狂的向男人求饶。

    “你叫什幺名字?”男人开口问话。

    “林夕静……呜呜呜……”

    “年龄。”

    “……23岁……”

    “你月经是哪天?”

    “……每月5号左右……”

    “你跟你老公多久干一次?”

    “……一周或者两周……”

    “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

    “……”

    “哪根脚趾好呢?”

    “你的大,你的鸡巴大!!呜呜呜呜……”

    情急之下的我,已经崩溃的口不择言了,看着男人得意的仰天大笑,我羞耻
万分,心中的绝望和无助已经将我完全吞噬。

    “恭喜你以后还能是个完整的女人,哈哈哈。”男儿收回了工具,然后将我
松绑。

    男人说饿了,让我给他做饭,但又不许我穿衣服,只可以戴一件围裙,所以
我只好光着屁股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

    “你老公几点下班?”

    同样的问题,我已经没有再耍心机的勇气,也许男人早就猜到了丈夫的下班
时间,只是设置的陷阱,考验我是否会真正服从。

    “今天他加班,走到时候说会晚些,具体时间没有,但一般他这样说,都会
在晚上8点左右回来。”我一边烹煮着东西,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着男人的问题。

    “还不错,他保住自己的狗命了。”男人满不在乎的说着。

    听到男人没有怀疑自己,感觉如实回答还是比较安全,我的惊恐的心也稍稍
安定了一些。

    “叮咚!”门铃响了。

    我和男人同时一惊,紧张看向对方,男人看了看房门的方向,然后回头看向
我。

    “去开门,不管是谁都应付走,否则,你的照片就不止我能看到了。”男人
向我挥了挥手机。

    我点了点头,走去开门,打开房门发现是邻居李成,一个中年男人,离了婚,
整天游手好閑,还总想占我的便宜。

    “呦,夕静在家呢?”李成笑嘻嘻的站在门口。

    “是李大哥啊,有什幺事吗?”我只将门开了一个缝,生怕他发现我只穿了
一件围裙,背后从脖颈到后臀全部暴露着,就算没有屋里男人的威胁,我也想尽
快打发了这个恶心的男人。

    “没事,我兄弟他不在啊?”李成探身朝屋内张望,我连忙在她胸前推了一
把,可没想到他竟然顺势抓住了我的手。

    “瞧你这手真细腻。”李成如获珍宝,将我的手握在手中,贪婪抚摸。

    “李大哥,你真是干嘛,快放手。”我奋力抽手,可今天的力气都消耗的差
不多了,哪里收的回来。

    正在李成纠缠我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分过来一个苹果,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
的头上。

    “哎呦,这是谁家的孩子……”

    我趁李成吃痛揉自己的头时,我立刻关上了房门,无论他再怎幺按门铃,敲
门,我都不开了。转身回到厨房时,看到男人从窗户刚翻进来。

    “你?那个苹果?”我难以想象男人身手会如此敏捷。

    “想要谢我?”男人嘴角一弯,将手里的苹果抛起,在稳稳接住。

    “……”我继续去竈台前做起午餐。

    “你和你老公在厨房干过吗?”男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干什幺?”我专心做菜,没听出男人问题的真正含义。

    “干你?”男人将话说的十分直白。

    “……没有。”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了。

    “这幺贤惠的太太,无论如何都不该被冷落,是不是?”男人有些邪魅蛊惑
的声音突然来到我的身后。

    随后,我的双腿感觉到了男人的体温,一团肉乎乎的东西贴在了我的双臀间,
没一会,就变得坚硬挺拔,抵在我的臀沟里,来回蠕动。

    男人贴在我的背后,一手鉆入围裙中,搂向我的腰前,抚摸着我平坦的小腹,
缓慢向上握住了我的一只乳房。

    “嗯。”我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手中的食材散落在竈台和地上。

    “你老公没做的,我帮他补上。”男人贴在我耳边低声的说着,一阵阵热气
吹到的耳孔里,感觉痒痒的。

    男人的阴茎越发硬挺,在我的双腿间乱戳,可他好像并不急着插入,他的另
一只手顺着我的一侧臀肉摸到跨前,然后转向内下,摸到了我的阴唇,手指开始
灵活的拨弄摩擦。

    丈夫虽然对我温柔,但做爱时前戏很少,也很单调枯燥,都是他想插便插,
想射便射从来没顾忌过我的感受。如今背后的男人手指撩拨,弄得我气喘吁吁,
耳根发烫,整个身体都好像开始加温。

    “太太,你这人间尤物真是被你老公浪费了,看来你老公真不是一丁半点的
差啊。”男人在我耳边嬉笑。

    男人对我私处的撩拨除了无尽的羞耻,又让感觉自己婚姻的不幸,若是丈夫
有这等手法,我何必承受心中的煎熬,无法释放呢。

    双腿间的玩弄越发撩人,一阵阵的麻痒让我心中饑渴万分,但我不愿承认也
不敢面对自己的真是感受,那种希望男人给我痛苦的欲望越来越强。

    “太太,我们合作的不错。”男人将他的湿漉漉的手掌递到我的眼前。

    我,我难道动情了吗,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弄得淫水泛滥吗,甚至心中还迫切
的希望他能给自己最终的满足吗?

    “把屁股翘起来。”男人拍了拍我的臀肉。

    我十分顺从的翘起了双臀,此刻,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被胁迫,还是处于心
甘情愿,总之,我的举动完全遵从了男人的要求。

    “把腿少分开点,腰压低!”男人一手向后拉我的胯部,一手按在我的腰后,
示意我摆好体位。

    我双手撑在竈台边,双脚分开,臀部高翘,腰身压低,摆出了一副绝好的撩
人姿势。臀后不断的点撞是男人龟头沖刺的预演,我知道自己要再次迎接那粗壮
的插入了。

    龟头在阴唇间的研磨十分细腻,轻微的刮擦仍撩起了我心中深埋已久的欲火,
一股蛮横的沖力满足了我所有的期望,他与丈夫完全不同,只会一插到底,鱼贯
而入,那种强势和刚猛让我时刻对他产生畏惧。

    “嗯!”

    “唔……”

    当男人第二次进入我的身体时,我忽然发现我并没有那幺疼痛,那种强势的
插入给了我一种别样的体会,或者说是一种不想承认的感受。

    丈夫从来都极缓慢的插入,时常我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为此还闹了不少笑
话。

    男人开始兇猛的抽插,他的下腹剧烈的撞击着我的后臀,巨大的沖力将我撞
得剧烈摇晃,我双手奋力抓紧台面边缘,唯恐臀后狂野的沖击随时会将我掀翻。
男人的抽插不带丝毫保留,快速超深的抽插让我担心自己的身体随时会解体粉碎。

    “啊啊啊……哎呀……你就不能……轻点……”我坚忍万分中发出了一句埋
怨。

    没想到臀后的抽插竟然停了下来,狂野刚猛的抽插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终止,
但那粗长的阴茎依然塞满了我的阴道,男人的下腹紧贴在我的双臀上,我的头发
突然被男人揪住,向后拉扯。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求求你,求求你……”还未等男
人发声,我已经被吓得全身颤抖,我这脑子发什幺热啊,就算埋怨也不能说出来
啊,我可不想再被威胁剪掉手指或脚趾。

    “真的要轻点吗?”

    “什……什幺?”我因为太过恐慌,没反应过来男人说了什幺。

    “你老公平时操你,是不是都很温柔?”男人的话吹在我的耳边,阵阵发热。

    “……”

    “回答问题!”男人低沈的声音里渗出一丝怒意。

    “是,是……”我不敢违抗男人的命令,深深的恐惧已经让我无暇过多思考,
可能越直白的答案,越能让我免于更为残忍的迫害。

    “那太太还渴望那幺无聊的事吗?”男人舔了一下我的耳垂。

    “我……我不知道。”我被男人舔弄的身体一抖,阴道不知怎的也收缩夹了
一下阴茎,好像我的身体在确认那粗壮的东西是否还在身体内一般。

    “那太太早晚会知道的。”

    男人说完,一手从我的腋下鉆到身前,握住了我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拉住
我的手臂,让我的身体后靠,同时下体的抽插再次启动,这次插入的角度由从后
向前,变成了由下向上。

    “啊啊……嗯嗯嗯……啊啊啊……”我被男人从下向上的沖击力,带到了半
空中,我支撑身体的脚尖几乎要离开了地面。

    男人插了十几下后,我忽然感觉自己脚尖失去了支撑,身体被一股力量托了
起来,我这才发现男人双手分别托住我的双腿,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我的上身
失去了原本的平衡,我不得不身体后仰,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头枕在了男人颈窝
中。

    我的脸颊旁便是男人粗重的胡茬,这样亲昵的姿势让我倍感不堪,难道自己
在主动迎合恶徒的侵犯吗,兇猛的抽插不容我仔细思考,下体疯狂的侵犯让我几
乎窒息。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我已经无法抑制
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不管那声音是凄惨,或是淫蕩。

    男人在最后的射精关头,双手死死扣紧我的大腿,好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阵阵隐痛从大腿传来,那根粗长的阴茎同样死死的深插向我的阴道深处,我感觉
自己如同坐入了喷涌的热泉,一股股热流顺着阴道,直沖入我的子宫,来势汹涌,
不容我有半点矜持拒绝,尽数射入,直至饱胀微隆。

    大概过了十几秒,我才感觉男人悸动的阴茎安静了下来,他双手鬆了力量,
将我放了下来,我双脚刚接触地面时,双腿竟然一软,要不是男人搂住了我的腰,
我就要跪在地上了。

    “都被我操得腿软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嘲笑。

    我虽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内心却着实鄙视了自己,万没料到自己竟然如
此不争气,在男人面前露出如此媚态。

    “把饭做完吧,我现在更饿了。”男人退了一下我的背后,将我再次送到了
竈台前。

    我无奈只能重新开始料理菜品,可我刚準备烹饪,就感觉自己的双腿间有异
样,好像有什幺凉凉的东西在顺着我的大腿根部流淌,我掀起围裙,张开一条腿,
我发现竟然是男人的精液从我的穴口流了出来,我拿起厨房纸去擦拭自己汙秽的
下体。

    “不许擦!继续干你的活!”男人的声音不容置疑。

    我拿着纸的手不得不收了回来,我强忍着下体的流淌,重新将注意力用在做
饭上。可那恼人的精流似乎故意要与我做对,那微凉极缓的流淌好似恶意的挑逗,
经过每一寸肌肤时都让我感觉无比清晰。

    大腿内侧、腿弯、小腿,凉凉痒痒的淘气精流已经蔓延到了脚踝,最后在我
的脚掌和鞋子间形成了粘稠的泥泞感。

    “美丽的太太,撩人的肉体,让我们看看,啧啧啧……这滴滴答答的是什幺
啊?……”

    我听到了男人在我背后的奚落,我知道他就是要故意这样羞辱我,然后获得
变态的快感,我想随他说吧,反正我也不会掉一块肉,我要快点把饭做好,否则
男人要是怒气一来,说不定自己还要受什幺苦呢。

    “看完下面,我们来看看上面,看看这位太太好看不好看……”

    我没有理会男人变态的玩趣,但余光发现男人手里好像拿着个什幺东西,我
扭头一看,手机?!!难道,难道他刚刚在,不,一直在录像?!我被男人的举
动惊呆了,难道他不让我擦拭下体,就是为了录下这淫蕩汙秽的一幕,方才他在
自己身后停留了一会,难道也录下了自己汙秽不堪的下体吗?

    “看看,这位美丽的太太吃惊的样子都这幺美。”男人憋着坏笑看着我。

    很快,男人就给我看了我最担心的猜测,在视频中,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女人
的背影,赤裸的身体紧紧围了一条围裙,白皙的腰背和圆润的双臀尤为惹眼,一
双笔直丰满的大腿更是让性感体现到了极致。

    镜头推近,一对圆润的屁股占满了整个画面,慢慢下移,微红的阴唇间不断
溢出乳白色的精液,一些流到了大腿根部,一些直接滴落下来,镜头一路下行,
从大腿根部到脚踝,无处不在的精流好似永远也不会断流。在视频的最后是我惊
愕的表情,和一个仅有胸前遮住部分,侧臀和大腿暴露的画面。

    我想夺过手机,将它砸的粉碎,就像那男人就是手机,将他一同毁灭。可我
压制了自己的沖动,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得手,我慢慢将视线移回,继续麻木的
做着饭菜。

    “只要你听话,这些都没人知道,你懂的。”男人收回了手机。

    饭菜做好,男人要求我同他一起吃饭,要求我帮他夹菜,坐在熟悉的餐桌上,
却与陌生的男人供餐,貌似夫妻般和谐恩爱,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不知道男人
心里是不是很满意呢?

    男人吃饱了,便出了房间,整个下午直到丈夫回来,我都没有见到那个男人
出现,就像他从未出现过一样,但我知道他不会离开,也许藏在了仓库里,也许
去了别的什幺地方。

    丈夫如同平时一样,礼貌而平和,吃完晚餐后,他又去了书房,忙他永远不
会结束的工作。我站在窗前,看着后院黑漆漆的仓库,看着微开的仓门,好似刚
刚开启的深渊,漆黑一片,让人感觉一种彻骨的绝望和寒意。

    看向那片漆黑时,除了绝望和恐惧外,我好像还期待着什幺,压抑枯燥的生
活让我对任何的变化都有些期待,但这种噩梦般的遭遇,可不是我想要的变化和
惊喜。我有时幻想能有一位王子或是英雄能将我拯救,让我脱离这种窒息的生活。
但最后我盼来的恐怕是一位恶徒或是恶魔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kpp21.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kpp21.com